第2646节 智者不愚(1 / 2)

超维术士 牧狐 9267 字 12天前

“红剑大人的那根圣光藤杖,有什么涵义吗?”见多克斯远去,卡艾尔立刻好奇的向瓦伊问道。

瓦伊犹豫了片刻:“这里面的确有一段故事,但以我的立场,不太好讲。要不,等会你直接问多克斯?”

卡艾尔连忙摆手:“不用不用,我只是随便问问……真的只是随便问问!我绝对,绝对没想过要打听红剑大人的八卦。”

瓦伊:“……”你已经将目的说出来了喂!

这时,在一旁的安格尔布置完最后屏障的最后一角,站起身拍了拍手上的尘埃,随口道了一句:“圣光藤杖在学徒前中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,里面有矫正愈合术与药效引导术的固定能量架构。就算愈合术与药效引导术你学的不怎么样,但通过圣光藤杖释放,也能顺利施展出来,并不会出现反噬。”

“如果这两个戏法,你本身学的就不错,那圣光藤杖也能大大增幅使用效果。是遇到危险或者伤痛时,很有用的一件治愈类的炼金法杖。”

愈合术是1级戏法,药效引导术是2级戏法。别看愈合术等级更低,但因为要全面认知人体结构,所需要的知识底蕴,涉及的知识领域,反而更广更多,一般学徒要花很长时间才能初步学会。

可花时间去学了愈合术,又容易耽误自身修行,所以愈合术其实有点类似变形术,等级都不高,但因为种种原因,哪怕心有向往,也无能为力。

不过也因为愈合术的学习要求很高,所以才诞生了圣光藤杖这种能矫正愈合术架构的法杖。

当然,这也可能是‘圣光行走者’甘多夫看到学徒现状后的一件悲悯之作。

“圣光藤杖的效果对学徒而言,的确很有用……不过,我怎么觉得,这根圣光藤杖,有点不大符合红剑大人的性格?”卡艾尔疑惑道。

安格尔之所以解释了圣光藤杖的作用,想表达的意思,其实和卡艾尔说的差不多。不过,不是圣光藤杖不太符合多克斯的性格,而是圣光藤杖压根就对多克斯没用。

血脉侧巫师为何能被称为同阶最强?不仅仅是高爆发的战斗能力,以及恐怖的机动力,还有一点,便是激发血脉后的强大恢复力。

可以说,激发血脉之后的血脉侧巫师,哪怕只是学徒,其恢复力都远超一个不疼不痒的愈合术。

毕竟,愈合术的学习难度再高,也只是1级戏法。

安格尔:“说不定那根圣光藤杖,本来就不是多克斯的。”

卡艾尔:“啊?”

安格尔:“这有什么可讶异的,你的那张牛皮纸,原本的主人也不是你。”

卡艾尔挠挠头皮,好像……说的也对哦。

瓦伊在静默了片刻后,再次开口:“大人说的是对的,那根藤杖的确不是多克斯的。而是一位我们的故友,保存在多克斯那里的,而这根藤杖对我们的故友,意义非凡。”

卡艾尔:“这么说来,这根藤杖对红剑大人其实意义不大?”

瓦伊:“也不能这么说,只能说,对故友的意义更大。”

安格尔听到这,已经大概明白多克斯的情况了。说白了,就是借花献佛。

他自己的东西舍不得拿出来,于是干脆拿出其他人的东西,而且听瓦伊的语气,还是一位他们关系不错的故友,保存在多克斯那里的藤杖。

啧啧。

安格尔暗地里忍不住摇摇头,多克斯行事虽然常常走偏门,而且脑回路很清奇,但这件事却是做的……很不地道。

将朋友委托保存的东西送出去,这件事至少安格尔是绝对做不出来的。

卡艾尔听完瓦伊的说法后,也表现出了震惊与讶异,以及不敢置信。

瓦伊迟疑了一下:“这事其实还有隐情的,只是我不大好说,因为……”

瓦伊刚说到一半,眼神突然一凝,似乎看到了什么,立刻闭上嘴,装出一副什么都没发生的模样。

卡艾尔回首看去,却见多克斯已经从炼金傀儡附近回来了。

多克斯哼着小调,悠悠哉哉的走过来,整个人看上去十分的轻松。此时,他的手上已经没有了那根圣光藤杖,而代表着“门票”的红光符号,则被多克斯用能量触手上下掂量着把玩。

等到多克斯走过来后,瓦伊问道:“成功了?”

多克斯翻了个白眼:“你眼睛如果没瞎的话,是不会问出这种愚蠢的问题。”

瓦伊噎了一下:“我的意思是,你真的把她的藤杖交出去了?”

多克斯点点头:“当然,留着也没什么用,还占我的收纳空间。”

多克斯说的很轻松,但瓦伊的眼神却是很复杂,长长叹息了一声,没有再说什么。

多克斯也不想对圣光藤杖的事多提,这涉及到了一件他不太想回忆的往事。他转头看看四周:“咦,怎么没看到安格尔?”

卡艾尔下意识转头指向之前安格尔所在的位置,不过,回过头时才发现,安格尔已然消失不见,留在原地的,只有一个由黑影组成的穹顶。

其他人此时也看到了那黑影构成的穹顶。

当众人的目光注视着穹顶时,黑影突然翻腾了一下,一双冰冷的眼眸在黑影中显现,用漠然的目光回应着所有注视。

被这冷漠眼神盯着时,卡艾尔和瓦伊只觉得后脊背一凉,赶紧转过头,不再敢回望。就连多克斯,也感觉到了一丝威胁。

那黑影正是恐慌界的魔人,厄尔迷。

毫无疑问,安格尔已经进入了厄尔迷的保护屏障内。

“超维大人应该是在里面炼金吧?”瓦伊猜测道,他们知道西西亚和安格尔有交易,而安格尔又可以在现场准备,他们能想到的,也就是炼金了。

然而,在众人都猜测安格尔在厄尔迷保护下进行炼金时,安格尔实际上,只是打了个哈欠,进入了小憩状态……

……

安格尔的小憩,自然不是真的睡觉,而是踏过门桥,推开梦境之门,来到了梦之旷野。

他对西西亚所说的“要提前准备”一下,便是事先告知波波塔一些西西亚的情况,然后说一下应对的策略。

是的,这一次跨越万年的拜源人“见面会”,安格尔打算让波波塔作为代表,与西西亚见面。

因为多多洛的情况有点特殊,他虽然是目前已知的,唯一活着的拜源人。但其实多多洛本人,并没有很强的族群认同感。

甚至说,相比起对拜源一族的族群认同,多多洛大概更在乎的是“安格尔的跟班”这个身份。

但波波塔就不一样了,他积极的、无比热烈的,渴望着拜源族的重振。从这个方向来看,他其实和西西亚是合拍的。

但是太过狂热的合拍,其实也不太好,很容易三言两语就被西西亚洗脑,最后波波塔帮谁还不一定呢。

所以,安格尔要事先和波波塔见一面,讲清楚利害关系,别懵着脑袋就被人忽悠了。

其实,波波塔并不是最好的选择,最好的选择是花雀雀。

花雀雀虽然是波波塔的妹妹,但她没有一点波波塔的莽撞。她更加的沉稳,也更加的理智也冷静,再加上花雀雀那小孩子的可爱外表,博得西西亚的喜爱,应该是没什么问题的。

可惜的是,花雀雀如今还没有来梦之旷野,只能硬着头皮让波波塔上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