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biqi.me】特么对于+我只有一句话,更新速度领先其他站n倍,广告少 马车在下山的路上缓缓的行驶着,因雨后路湿,下坡路滑,马车行的异常缓慢,开路护卫们都万般小心,不敢有一丝的怠慢。 沐天雪从上了马车就躺在"> .biqi.me】特么对于+我只有一句话,更新速度领先其他站n倍,广告少 马车在下山的路上缓缓的行驶着,因雨后路湿,下坡路滑,马车行的异常缓慢,开路护卫们都万般小心,不敢有一丝的怠慢。 沐天雪从上了马车就躺在">

第431章一世安好(1 / 1)

腹黑谋妃 赵家小姐 3613 字 13天前

山雨渐停,空气中是新鲜青涩的花草香味,泥土的芬芳之气随风而飘,霎是好闻,顿时令人感到神清气爽,心旷神怡。【比奇中文网首发.biqi.me】特么对于+我只有一句话,更新速度领先其他站n倍,广告少

马车在下山的路上缓缓的行驶着,因雨后路湿,下坡路滑,马车行的异常缓慢,开路护卫们都万般小心,不敢有一丝的怠慢。

沐天雪从上了马车就躺在锦榻上休息,连睁开双眸的力气都没有,双腿即便不动仍是轻微的打着颤,这让她在心里把龙辰亦祖宗十代都问候了个遍。

龙辰亦一直坐在锦榻前给她揉着发颤的双腿,知道自己太过猛烈,竟将她的身体承受度抛之脑后,心里一阵恼怒。

面对她,他有太多的控制不住,即便知道她在开玩笑,可听到她提起司马珩,他的心里就有一道鸿沟,觉得自己仿佛会失去她。

因为司马珩,他已经失去了她五年,他不敢再冒险,不能再承受失去她的痛苦,那比用剑刺穿他的心,将他凌迟处死,还要令他痛苦无助。

睡醒的沐天雪一睁开眼睛,便看到一脸忧伤的龙辰亦望着她发呆,脸上满是害怕和心疼,她起身伸手轻抚他的脸颊,柔声道:“怎么了?为什么要流露出这样的神情,这太不像你了。”

龙辰亦伸手将她搂在怀里,搂的很紧很紧,他真的好怕她会离开,那种患得患失的心情,让他的心里久久不能平静下来。

沐天雪环住他的腰身上,轻拍着他的背,这样脆弱的他让她看了好心疼,是因此她早上的那番话吗?

“亲爱的相信我,这世间任何事,任何人,都不会将你我分开,若真有分开的那一天,一定是我不在这尘世间了”她紧紧的搂着他的腰身,坚定的语气说道。

“有你这句话就够了”龙辰亦俯头将脸贴在她柔顺的墨色上,在心里骂说,“执子之手,与子偕老,有我在的一天,定许你一世安好,绝对不会让你比我先离开尘世间。”

“答应我,对自己要有信心,还记得我曾向你许下的誓言吗?你若不离不弃,我便生死相依,所以,也请你相信我”

沐天雪抬头在他脸颊上吻了一下,笑着说道,她何偿不怕失去他,这一世,她定不会离开他,纵然前路万般坎坷,刀山火海,她都会携他的手走下去。

“我相信你”龙辰亦在她红唇上落下吻,将她拥在怀里,“对不起,害得你体力透支,身体超过负荷,为夫向你保证,接下来的回程途中,为夫绝不在要你!!”

沐天雪昂头冲她翻了个大白眼,她是他的妻子,这些是妻子的本份,而且,也是她自愿的,若她不愿意,他也奈何不了她。

他不必耿耿于怀,再说,她只是一时间有些受不住,可没有要他禁、欲的意思,她知道,他为她守了五年的身子,正是年轻盛气,身强力壮的年华这让他一定很辛苦。

在需要她的时候,难免失控一发不可收拾,这些她都不放在心上。

“想要的时候,不要硬撑着会把身体憋坏的”她闭着眼眸倚在他怀里,感受着窗外吹拂到马车内的清风,只觉得那风拂得格外清晰,沁人心脾,还有股淡淡的草青香。

龙辰亦一手轻抚着她的秀发,一手将窗帘扯起来,见天色已接近午时,马车已经行至一个镇子上,路也好走了许多,这才将帘子放下“饿了吗?到了镇子可以好好的吃一餐。”

沐天雪摸了摸有结饿的肚子,点了点头,确实是饿了,她早餐吃喝了一碗粥,之后又体力透支,摄入的小于消耗的能量,这会儿自然是饿了。

马车最终在一间酒馆门前停下,提前开路的护卫早已经将一切都安排好,把正个酒馆都包了下来,等马车队到达时饭菜已经上桌,且都试过是否有毒,只待安心品偿。

龙辰亦和沐天雪下了马车,进入酒馆时,连城和沐可乐皆玉面已经在桌前等待,见沐天雪和龙辰亦走来,连城敲玩着手中的夺魄,沉声道:“昨晚上一夜太平,今儿又是一路畅通,怕没有那么简单吧!”

那帮人想要暗杀他们,自然是不会轻易放过他们,昨日白天已经打了一战,再加上昨夜大雨,是最好突袭的机会,可一夜竟然是太平的异常。

本想着今早下坡路滑,易造成翻身之类的大难,若是有人提前埋伏在下坡路,他们定是损伤惨重。

竟外的是,一路无事的来到了镇子,难道,那帮人被打退后,真的就轻易放弃了,怕是没有那么简单吧!

龙辰亦和沐天雪走到桌前坐了下来,这件事情他们也不是没有想过,只是,不管敌对出不出现,他们的防范预防绝对不会松懈。

“兵来将挡,水来土淹”沐天雪拿起筷子夹起一块豆腐,就往嘴里送,“或许,对方就是想给我们营造一个,他们已经退攻的假设,好在某个点,或是某个艰险路段,设下无法通行的关卡来对付我们。”

她也不相信那些人会善罢甘休,这样难得可以刺杀龙辰亦和连城的机会,可是非常难得,那帮人是绝对不会退攻。

一直没有出现的原因,必定是在筹谋计划,而这个计划,若不是在饭菜中,那么便如同昨日那般,在难行的道路上。

想到饭菜中可能会下毒,沐天雪把没有吞下去的菜从嘴里吐了出来。

龙辰亦和连城见状,连忙担心的询问道:“怎么回事?难道这菜有毒?”

其他人也纷纷骇然,拿起的筷子都立刻放下。

“不是,我只是猜测,向来兵不厌诈,更何况对方用毒巧妙”沐天雪冲他们摆了摆手,看向自己的筷子和碗,“毒下在食物中能够被查出来,可是,若这毒下在这些器皿上便不会被查出来。”

毕竟,这在外面用膳,碗筷之类的皆是用酒馆的,为了安全不得不防,虽然她和龙辰亦,连城,几人用的都是试毒的银筷子,不会轻易中毒。

可那些护卫暗卫所用的便是寻常碗筷,不得不多加小心。

“来人,取一盆清水过来”玉面起身向护卫吩咐道,然后从袖子里拿出一包粉沫,说道:“此药入水,便可试出器皿是否有毒,只需将碗筷投水中,便可查之。”